新聞中心

NEWS

養老產業:一座待挖的“金礦”

發布:2017年01月17日瀏覽:1540次

  養老產業,在中國老齡化加速的當下,無疑是一個充滿想象空間的朝陽產業。但同時應看到,一面是養老市場需求旺盛,一面卻是產業發展緩慢。如何激活養老產業,讓它趕上飛速發展的“銀發社會”?全國政協委員積極為之建言獻策。

  中端以上養老  市場介入的重點領域

  隨著老年人實際可支配收入的不斷增加,巨大的養老需求不斷釋放,這為養老產業的發展開辟了廣闊的空間。

  全國政協委員、河南省鄭州市文廣新局副局長舒安娜表示, 發展養老服務業有利于增加就業、拉動消費、促進經濟社會發展。據全國老齡辦測算,養老從業人員從2010年的2000萬人,到2030年將激增至7800萬人;當前,若機構養老滿足實際需求,并按老年人口與護理人員3∶1的比例配備,僅此一項就能增加就業1000 多萬人;養老產業市場潛力巨大,按照未來老年人口數量,以每個老人年消費2萬元計算,預計2020年中國養老產業市場規模將達5萬億元,對拉動內需具有重要意義。

  “隨著中國經濟的持續發展,中國人的養老需求越來越多樣化,這就需要構建多層次的養老服務體系?!比珖f委員、合眾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戴皓認為,在這個體系中,政府對基礎性的托底養老負責,屬養老事業的范疇;而大量中端以上的養老則需要交給市場,市場要起到決定性作用。隨著中等收入群體數量的增加,他們的養老問題日益受到關注,成為社會養老問題的“牛鼻子”。

  戴皓指出,中等收入群體有一定的物質基礎,希望擁有高品質的老年生活,而目前的養老體制或養老市場已經不能滿足他們的需求。民間資本進入養老領域,探索符合中國國情的養老模式,需要有合理的投資回報,這就需要政府加強引導,給予政策支持。

  舒安娜認為,應進一步加強養老市場調研,細化不同年齡、不同地域、老年消費者層次,了解他們各不相同的需求,并在此基礎上充分開展宣傳,引導企業逐步進入老齡產業市場。

  “公建民營”  社會化運營創新養老服務

  對民間資本進入養老產業,政府應提供什么樣的政策支持?

  全國政協委員、民建天津市委副主委孫太利認為,政府首先需要制定社會養老服務機構的運營管理條例,以加強對養老行業準入、運營管理、服務等各個環節的監管,從而形成有利于民辦養老產業發展的制度環境,把公共政策與市場機制有機結合起來。

  孫太利分析,目前,扶持養老產業政策的最大特點就是給錢,各地紛紛大幅提高了養老床位一次性建設補貼標準,大多數省份都已出臺了民間資本介入養老產業的優惠政策。此外,還應綜合利用金融、土地、稅收等手段,積極引導民營資本投資養老產業。要積極發揮金融和保險行業在養老產業中的杠桿作用,推廣儲蓄養老、理財養老和以房養老等。

  孫太利說,根據我國現有養老機構發展不平衡問題,需要積極發展“公建民營”養老模式??梢杂烧鲑Y修建養老機構,承擔基礎設施建設,統籌設計綠色建筑、生態環境,然后通過委托管理、合作運營、購買服務等方式進行社會化運營,實行專業化優質服務,最終形成規模較大、管理規范、服務標準化的養老管理群體。

  戴皓分析指出,我國養老產業的發展與老齡事業緊密相關,因而尤其需要將養老產業發展納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中去,合理確定養老產業的發展目標。同時,要突破現有的政策框架和限制,修改不適應市場經濟規律的民辦非企業機構管理法規,突破限制民營經濟進入養老服務領域的不合理束縛,鼓勵社會力量或個人投資養老服務行業并依法注冊,使其享有與公辦養老服務機構同等的優惠政策。在引入市場競爭機制后,政府可以通過購買服務的方式,實行優勝劣汰,促進養老服務資源的優化配置,達到公辦與民辦養老服務機構的功能互補。

  舒安娜認為,吸引民間資本最重要的是完善激勵約束機制,建立促進養老服務業發展的政策體系。放寬登記渠道,降低準入門檻,對于基層尤其是農村基層養老機構和設施,應從實際情況出發,適當降低準入門檻;在條件成熟的地方,對小型養老服務機構實行“備案”式登記。

  好的政策還要好的落實?!澳壳?,從實際操作層面看,制約養老產業發展的一大問題就是政策‘不落地’?!睂O太利認為,政府只有原則性的政策,在老年產業所涉及的生產、流通、經營、消費等各個環節,缺少配套的可操作性的政策支持。此外,養老產業目前面臨的多頭管理局面也是造成政策上難以有效突破的原因之一。所以,改變當前養老行業管理“九龍治水”的局面,促進多部門的協作,使政策真正落地是當務之急。

  支持公益  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

  在孫太利看來,在加大金融、土地、稅收、資金等方面直接扶持的同時,應盡快明確政府和社會資本在養老服務體系中的各自分工,以形成公平的市場環境。

  戴皓認為,一方面,民間資本投資的所謂“營利性養老機構”(實際上盈利微乎其微),和政府公辦養老機構、非營利性養老機構為社會提供同類養老服務產品,都是為老齡群體服務,而且不需要政府投入任何資金,是企業家在用自己的錢為政府排憂解難,理應得到政府的扶持。另一方面,鼓勵民間投資的養老機構向規?;?、品牌化、連鎖化和網絡化發展,形成一批具有知名品牌和較強競爭力的養老機構。政府當前既要重視保障基本、支持公益,更要在培育市場、鼓勵民間資本參與養老服務并為他們營造平等參與、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上多下功夫。此外,專業養老社區在我國尚處于起步階段,是一個高投入、微利潤、風險大的行業,亟需國家予以政策扶持,幫助專業養老社區度過漫長的培育期,防止這種新業態夭折在搖籃之中。孫太利表示,養老產業的發展不僅是個經濟問題,也是個社會問題。所以,在發展養老產業過程中,應注意與完全的市場化模式相區別,要采取福利性產業商業化運作的模式。應采取政府主導的市場化、社會化、多層次的產業模式,引導社會各方面力量參與對養老產業的投資,引入市場機制,這樣才能保持養老產業不斷發展的生命力。

  委員們認為,養老產業表面上是為老年人服務,但實際上,這一產業關系到這些老年人背后的家庭,甚至影響著整個社會的養老問題。因此,能否發展好養老產業,對促進社會的穩定具有重要作用。只有充分發揮政府作用,打開政策大門,激發各類主體活力、推動社會資本參與,才能讓廣大老年人頤養天年。

浙江愛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簡稱“浙江愛晚基金”)是2015年6月經“國家愛晚工程領導小組”辦公室(愛領辦理【2015】10號文)批復同意,由“溫州金融資產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溫金中心)牽頭,由國有企業、上市公司等共同發起成立。注冊資金人民幣5000萬元。

COPYRIGHT ? 2011 gshall Co.,Ltd. All ringht reserved. 浙ICP備16007543號 
正版game850棋牌游戏下载